当前位置: 首页 > 游记 >  > 文章详情

上海游记 细品衡复街衢的海派风情(武康路和南洋公学/交通大学)

徒步路线:

武康路(从北往南)——经淮海中路——华山路——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东门进入)

2011年武康路入选第三批“中国历史文化名街”的缘由。这项评选要求极其苛刻,其中“保护历史的真实遗存”、“保护街区的历史风貌和构成历史风貌的其他要素(包括道路、街巷、院墙、溪流、古树等)”以及“维护街区功能的延续和文化的传承”是三个核心原则。在此之前,上海市只有虹口区的多伦路入选(第二批)。

武康路的修建与清末洋务大臣盛宣怀创立的南洋公学紧密相关(今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现今,华山路1945号的南阳公学享有“优秀历史建筑”的美誉,武康路除被称为“小万国建筑博物馆”外,还拥有“浓缩了上海近代百年历史的名人路”的美誉。

※神秘的武康路

武康路汇聚了世界各国的建筑精华和艺术风格,也浓缩着近代上海的历史。昔日的风流人物已随雨打风吹去,而故居犹在,至今仍有隐约的耳语跟随着这些老洋房的澎湃往事及激荡传奇。而优雅沉静的骨子里弥漫着的神秘感,是武康路最迷人之处。

与华山路交界处的小小路牌是武康路“神秘”气息的集中体现,两个路名(武康路和福开森路)和两个时间(1907和1943)包含了极为丰富的历史内涵。



1907年和1943年于这条百年老路来说,是两个特殊的年份。

1907年之前,这儿不过就是农田菜地。清末洋务派大臣盛宣怀1897年开始兴办南洋公学,聘任福开森为监院(今教务总长),福开森为了方便师生上班上学,于1907年自己掏钱在菜园农舍中中修了一条土路,1914年被正式纳入法租界后按当时西方最现代的城市建设理念实施了沿线的整体规划。当地民众为纪念福开森,特意把这条路冠名为福开森路。

1943年对上海民众来说,是个值得庆贺的年份,当时的国府外交部长宋子文与外国谈判收回各国在华的治外法权,法国宣布放弃以武康路为中心的法租界,尽管这里仍是日占区,但起码名义上的主权是回归中国了。当时汪精卫伪政府宣布接收法租界,不过重庆政府和国内民众都不认可。汪精卫及其智囊团随后将法租界内所有的马路都换上中文名字,以造成“接收”的既定事实。汪精卫亲自将福开森路更名为武康路(他多次途径武康上莫干山,觉得这条路的氛围与武康莫干山相似),今日,这些马路的名字确如汪当年所想,永远存在,只不过,他自己“汉奸”的恶名却也是永远无法洗脱了。

一入武康路,左右触目所及,均是极大的花园别墅,气势果然不同。



武康路393号黄兴故居:

我猜想辛亥革命元勋黄兴应该是最早入住武康路的名人(他可是1916年在此去世的,而武康路1914年才纳入新法租界)。后蔡元培、吴稚晖等在此创办上海国际图书馆,也是中国第一家国际专业图书馆。

之所以先从黄兴故居提起,是因为这里已经成为武康路旅游咨询中心和老房子艺术中心,游客可以进入厅堂,看看建筑,看看精美老房子的模型和旧照片,拿些旅行指南,盖个旅行纪念戳,寄张明信片等,非常值得前往。实际上,如果一开始就奔这儿的话,可以得到很多有用的旅行资讯。







优秀建筑的模型:





纪念戳:也许是从台湾传来的风气,现在很多旅行中心都提供独特的旅行纪念戳。



小万国建筑博物馆

1914年后,新法租界很快形成了以武康路为标志的法兰西社区。最初住在这里的都是西方派驻沪上的官员和高级管理人员,所谓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不过,上海沦陷,租界成为孤岛的时期,欧洲大部分国家也在希特勒的铁蹄之下颤抖,这里的洋人也终于放下了所谓的身段。

武康路属于法租界最早开发的路段,当时地皮并不紧张,故以花园洋房为主,以武康路99号洋人大班住宅和390号意大利总领事馆官邸是其中的典型。街道转角处受地形限制常修建高级公寓,以开普敦公寓和武康大楼为典型。武康路4号则是这一区较为少见的花园里弄,为西班牙风格。

武康路99号

这里原为英商正广和洋行大班的住宅。

这栋建于1928年的花园别墅可谓高墙大院,占地很广。在院墙外只能看见隐隐约约身影。英国商人自然对英国乡村别墅式花园情有独钟,上海的家也完全按英国乡村别墅式花园式样建造,最有特点的是半露木构架外墙和陡峭机瓦屋面,前者是由于英国木材资源充足,而后者则与英国天气寒冷容易积雪有关,屋面陡峭是为了采光和取暖,陡峭屋面上开设老虎窗和哥特式连体砖烟囱是常用的手法。

《色戒》中王佳芝最后说“去福开森路”,李安把这个幽会场所选在了这儿——武康路99号。

这么漂亮的洋房后来由著名的民族资本家刘靖基及其后人居住至今。



在游客中心有这栋房子的模型



复兴西路193号亦为漂亮的英国乡村式花园住宅,现为上海市房地产科学研究院。



武康路390号

这里原为意大利领事官邸,属于在上海已濒临绝种的地中海式建筑风格。

其庭院布局别具匠心,园内小桥流水,假山亭台,竹林绿草。

如今这里成了上海汽车工业总公司,还诞生过中国第一辆桑塔纳汽车。







武康路395号北平研究院旧址

梧桐树掩映下的这座建于1926年、巴洛克风格的花园住宅是徐汇区登记的不可移动文物。在中国近现代科学领域发挥过重要作用的北平研究院镭学所、药学所及世界社、世界中小学等曾在此办公。



武康路号称上海的“小万国建筑博物馆”,公和洋行建筑设计事务所和设计师邬达克是当年建筑界的佼佼者,为上海留下了大量优秀历史建筑,也都在这儿留下了厚重的印记。

武康路240号开普敦公寓:

该栋公寓的第一任用户和拥有者是公和洋行,公和洋行 (Palmer & Turner Group,P&T巴马丹拿集团)是一个在远东地区历史悠久的英资建筑与工程事务所,于1868年成立,在上海和香港留下了大批风格多样的优秀作品,对于上海外滩和香港中环风貌的形成起到重要作用。海外滩建筑群中约有10座是他们的手笔,几乎占到总数的一半,其中堪称代表作的有汇丰银行大楼、江海关大楼、沙逊大厦和中国银行大楼。

据推测,该栋公寓也是公和洋行设计的作品。其建于1940年,这时留给房地产开发的只是一些由洋房和低层住宅开发剩余的土地了,其中不少是街道转角,显然,那些既发挥每寸土地价值又在限制中合理布局的方案才会得到开发商们的青睐。公寓最特别的是它三菱体的外形,其锐角转角呈弧形处理,使整幢建筑看似正在行走的船只,造型简练动感。



旅行中心提供的明信片



开普敦公寓与斜对角建于1931年的密丹公寓两两相望(武康路115号),两者的建筑风格相似,艺术家孙道临曾在此居住。

密丹公寓





淮海中路1850号武康公寓

武康公寓矗立在淮海中路宋庆龄故居对面,是邬达克设计的优秀作品之一,因其用地是块两条马路相交的三角形地皮,故邬达克将建筑主立面放在转角处,望去宛若一搜大轮船。

如果说公和洋行是建筑界实力雄厚的大腕,那么邬达克就是单枪匹马在上海滩闯荡的冒险家。这位出身于建筑世家、从一战中俄国战俘营逃出来的匈牙利建筑师对于上海的意义,可比美建筑师高迪对于巴塞罗那的意义。从1918年到1947年,邬达克在上海接手并建成的项目不下50个(单体建筑超过100幢),占了他所有建筑的90%以上,其中25个项目被列为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国际饭店、大光明电影院、百乐门、沐恩堂等著名建筑都是他的手笔。他的建筑作品和张爱玲的小说一样,成为“上海风”的重要缔造部分。

这座建筑曾在有名的孔祥熙家的二小姐孔令伟名下,她将它命名为诺曼底公寓,也曾在这儿居住。1949年后,很多影剧界人士在此居住,如赵丹、郑君里、秦怡等。





武康路40弄是该区域很少见的花园洋房里弄,公共庭院内种植者芭蕉等植物,显得宁静幽深,里面有四栋西班牙风格的洋房。







民国旧事——关于1938年时武康路的遐想

1937年12月,上海沦陷。 紧接着到来的1938年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灾难深重的年份——大片国土沦陷,中国的抗日战争进入极艰苦的时期,日本近卫内阁两次发表“近卫声明”,公开对国民党政府进行政治诱降。而曾先后在武康路留下自己足迹的人物在1938年时大多还没入住此路,但都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在民国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



武康路40弄1号:唐绍仪旧居。

这栋住宅最夺目的当属其装饰细腻、精致华美的主入口。



1938年9月30日,民国第一任内阁总理唐绍仪在福开森路家中被暗杀,一时舆论大哇,有人怀疑唐为日本人所刺,有人怀疑是国民党特务(戴笠下命)所为。其实,这种暗杀事件在上海沦陷时期时有发生。国府军统中的“铁血锄奸队”对汉奸自然是要除去的,后汪精卫伪政府成立的76号特务魔窟也不是省油的灯(魔窟的大特务丁默村就是《色戒》中易先生的原型,同为汪伪政府高级官员的胡兰成与丁默村很熟,自是非常清楚这桩色诱大案,后张爱玲才写出了这部小说)。出于对中国的野心,日本几乎对中国所有政治势力都下过功夫。唐绍仪作为北洋政府的遗老,自然是日本诱降以成立伪政府的重要对象。北洋政府的首脑们大多爱国,奉系张作霖最先被日本人炸死;前民国大总统曹锟也严厉拒绝了日本人,发誓喝粥也不当汉奸,于1938年5月病逝,保持了晚节。此后的吴佩孚也因不接受诱降于1939年被日本牙医奉命暗杀。但不管死亡真相如何,世人并没有发现唐绍仪任何变节的确切证据,他一定是死不瞑目。好在历史终于还他清白,世人总算明了他是一位真正的爱国者。1904年,这位年幼时就作为公派留学生到美国留学的唐绍仪做为全权议约大臣,赴印度与英国代表谈判有关西藏问题,使1906年英国不得不承认中国对西藏的领土主权(如果不是唐绍仪,西藏可能已经不属于中国了)。后唐绍仪在客观条件十分不利的情况下参与主持中日、中俄关于东北问题的谈判,极力抑制了日本在东北扩张侵略的野心,并完全拒绝了俄国企图保留在东北利益的要求。

武康路40弄4:颜福庆故居



1943-1950年住在武康路的颜福庆先生与住过40弄的近邻唐绍仪并无交集。先后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医学院和耶鲁大学医学院的他可谓中国医学教育界的泰斗,从两个人的教会医院开始,亲手创立了与“北协和”齐名的“南湘雅”,并一手创办了今日赫赫有名的上海医科大学和中山医院等,为我国医学教育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1937年8月13日日本进犯上海,中国守军奋起浴血抗战,颜福庆奋起组织医疗救护队,并任上海市救护委员会主任委员。1938年武汉会战进行时他就任武汉国民政府卫生署署长,以其特殊的方式参与抗日救亡运动。令人惋惜不已的事情是,1970年他病重时,他亲手创立并奉献了一生精力的中山医院竟然拒绝他入院治疗,也不肯借氧气袋给他——出身于基督教牧师家庭,英文表达和书写远较中文熟练的他自是文革的主要革命对象,他对这类事情倒也看得开,1926年他也是被赶出湘雅医院的(部分学生参加北伐军,湘雅医学院爆发反帝反封建的学潮),现在这些人(红卫兵)不过也就是当年的兵匪罢了!

武康路67号:陈立夫住宅



武康路105弄2号: 陈果夫住宅



“蒋家天下陈家党”——CC系的首脑陈立夫和陈果夫也曾住在武康路,离被暗杀的唐绍仪旧居不远。中统曾是极其强大的特务系统,民国时期不少的暗杀事件都与当年这两位赤手可热的人物有关。不过,1938年时,戴笠的军统才是最重要的特务组织(这时候,国共合作,暗杀对象已经由共产党和左派人士转为汉奸和日本人)。拥有美国硕士学位(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是极为稀缺的资源)时任国府教育部长的的陈立夫正忙于处理西迁的学校事务,进行战时教育制度的建立和改革。他成功劝阻了爱国学生们的投笔从戎,创立了教育贷金制度,使大约l2万多人,完成了大学学业,包括顺利地念完西南联大的李政道、杨振宁这些后来的知名学者,毫不夸张地说,陈立夫对抗日战争期间中国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卓著的贡献。而于1935年就控制中国农民银行的陈果夫利用政治特权发展官僚资本, 抗日战争期间在川、云、桂等省兴办和投资许多企业,这对物资全面被日本封锁的战时中国来说,也相当重要。

只是世事如棋局局新,当年的他们肯定无法预料到最终的结局。1949年后,所谓的四大家族烟消云散,孔祥熙和宋子文去了美国,陈果夫和陈立夫被全面削权,陈立夫被迫赴美(蒋介石送了他5万美金路费)。为官较为清廉且有严重肺结核的陈果夫在陈立夫走后,连治病的钱都没了,不得不开口向当时台湾“交通银行”行长赵棣华写信求助,1951年病重身亡。而陈立夫在1969年返台定居,后提出在两岸都得到积极回应的“中国文化统一论”,因此当选为“海峡两岸和平统一促进会”的名誉会长(2001年去世,享年101岁)。

武康路99号:刘靖基故居

生于1902年的刘靖基是民族工商业者的杰出代表。文革后年迈时回沪,政府安排其在武康路入住,房子后归刘家后人所有。在旧中国,棉纺织业是最大的工业行业,而上海的纱厂则以申新、永安、安达三系统为首,其代表人物分别是荣毅仁、郭棣活、刘靖基。1938年时,鉴于常州的大成纱厂因战争损失严重,刘靖基在上海公共租界创设安达纱厂,任董事总经理。在风云变幻的旧中国,刘靖基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图发展,实行着另一种救亡方式——实业救国。



武康路113号:巴金故居





1938年,这位中国著名的大文豪正以他独特的方式参与抗日救亡运动,继续任1937年抗战爆发后成立的《救亡日报》编委,并继续与茅盾共同主编《呐喊》(后改名《烽火》)杂志。也是在这一年的2月,他写完了一生中极为重要的作品《春》。

武康路上的公馆群如散落遍地的珍珠,但是能进得去甚至是看个外景全貌的也不多,所以这座宅子应该是最受旅行者欢迎的了——开放参观。

开放时间:10:00——16:00(周一闭馆)领票参观,游客可以细细欣赏武康路的花园住宅并追寻一代文学大家的足迹。巴金1955年在此定居,《随想录》等诸多重要作品在此创作。我还在这儿买了一本中英双语的《剧本:家》,是巴金和曹禺双子星座的闪亮之作(我现在喜欢看剧本,也喜欢收集旅行印戳,这本剧本书就打上了“巴金故居”的印记)。

武康路117弄1号:周作民旧居

武康路117弄2号:李及兰旧居





1938年时,优秀的金融家周作民(金城银行总经理)正在成为孤岛的上海租界里指挥着沦陷区金城银行各地分行的业务活动直到太平洋战争爆发。彼时周作民正在香港,日军占领香港后被拘捕。1942年3月,被日军遣送回沪。日方想与他合作,但周作民除了担任金城银行和有关的投资银行职务外,假托身体有病,从未出任任何职务。不过抗战胜利后,不能摆脱“汉奸嫌疑”的周作民遭到了不少恐吓及敲诈,后经过张群、吴鼎昌等疏通,经蒋介石批准,知照有关军、政、司法机关对他进行保护。

1938年时李及兰还是第55师的师长,正在参加武汉会战。从战功来说,他就没有同为黄埔一期也曾住在武康路的郑洞国显赫了,不过1947年时他升任了国民政府军事参谋部参谋次长。

武康路274号:郑洞国旧居





1938年,武康路上另一个传奇人物郑洞国将军正在台儿庄浴血奋战。这位毕业于黄埔一期的郑将军可是大名鼎鼎的“福将”,他的抗日是从1933年的古北口抗战就开始,身经百战从不曾受伤。且参与的战役大多是国军难得的大捷,如台儿庄战役、昆仑关战役、收复缅北要地密支那攻坚战等。这位转战长城内外,长江上下,印缅异域的郑将军,凭借其高超的指挥艺术、大胆的作战行动积功至驻印军副总指挥,并终于从美国人手中收回了驻印军的军权。1945年后,也是夺热河,救四平,显赫一时。只是最终是时世比人强,长春成为他的滑铁卢,解甲归田永不言兵。不过他这位“战俘”受到了周恩来等人的礼遇,才能在1950-1952年在上海武康路居住看病。1991年在北京逝世,在数百名黄埔系的将领中,他是两个同被两岸追悼的将领中的一位。

湖南路262号 湖南别墅

这栋宅子是武康路沿线最为神秘的宅子,从高高院墙外连房子的影子都很难看到。这栋别墅住过不少名人。





周佛海

1938年,被日本盯上的北洋遗老差不多死尽殆绝,青帮大亨杜月笙和虞洽卿等著名的沪上工商界人士也避居香港,日本近卫内阁开始将目标盯上了国民政府内的亲日派。著名的大汉奸周佛海这一年正忙于叛蒋投日,筹划成为汪伪政权。周佛海是民国时期最为朝秦暮楚之人。他曾是中共一大代表;后脱党而去,成为蒋介石的亲信。后降日成为汪精卫的肱骨之臣。1943年被戴笠策反,成为国府在汪伪政府的卧底,帮助暗杀了76魔窟的大特务李士群。抗战胜利时,他又由臭名昭著的大汉奸,摇身一变成了国民党的接收大员。如此反复,结局自然不会好,1948年病死于无期徒刑的狱中。

周佛海是1943年开始住在这儿的,其实,这也是他转而投诚国府的标志。上海沦陷期间,这些赫赫有名的大汉奸是军统最重要的暗杀目标,大多住在靠近76号魔窟的愚园路神秘里弄里。如果不是被戴笠接纳,他哪里来的胆子另择宅院居住?

陈毅和邓小平

1949年后,共和国的元勋陈毅和邓小平在这儿暂住过。1938年时,邓小平与师长刘伯承一起在太行山区开辟晋冀豫边区抗日根据地,而新四军的队伍则在陈毅和傅秋涛的带领下,向东开进到江苏省茅山地区,陈毅还险被日军俘获。

贺子珍

1955年起贺子珍则在此隐居近30年,直到终老。曾走过长征路的她,伴随她的夫君一起度过了中国革命历史上最艰难的阶段,在革命胜利之后,为了大局却必须默默忍受个人的悲苦,过着极为孤寂的生活。

而1938年对于她来说,是最为苦难深重的年份。她在莫斯科所生的最后一个孩子也因肺炎不幸夭折(她的六个孩子中,只有李敏活了下来),而此时原在异国的她还不知道她的夫君已经和另一名女子结了婚。

也许,最值得她欣慰的是,那位给她带来深重灾难,也为中华民族带来灭顶之灾的女子终于为其癫狂的欲望付出了代价,1981年被判处死刑,后改为无期徒刑。

1984年贺子珍在武康路宅院中郁郁终老后,对于她的后事怎样办、骨灰安葬在哪里,当局都不敢自作主张,还是和她一起走过长征路的邓小平最后给了她公正的评价——贺子珍同志是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她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艰苦奋斗的一生。

淮海中路1843号:宋庆龄故居









1938年时宋庆龄因上海沦陷移居香港。尽管此时的中国沦于日本的铁蹄之下,但对于宋家的血亲来说,却是自1927年决裂以后重享亲情的最好年份。此时的铁杆抗战派宋子文在国际上为反战而奔走呼吁,宋庆龄则在香港积极从事抗日救亡工作,姐弟俩共同成立了“保卫中国同盟”,宋庆龄任该组织的中央委员会主席,宋子文任会长,共同募集医药和其他援助物资,争取各国人民和海外华侨对中国的援助,支持世界人民的反法西斯战争。而宋美龄也因工作原因,常到香港和他们见面。

整个上海市正式开放的老房子并不多,所以,可以进入参观的武康路沿线的宋庆龄故居当然不能错过。宋二小姐成为孙夫人后,在上海曾住过三座府邸。1937年前住在香山路7号(孙夫人从重庆回来后捐出作为孙中山纪念馆)。1945年起住在桃江路45号,1949年迁入淮海中路1843号并在此终老(蒋经国原在此居住,因桃江路45号较为狭窄,蒋介石专门调拨此处府邸给宋庆龄)。这三座邸院都因宋庆龄这位上海名媛的曾经存在而永远留香。

宅院的一树一木总让人怦然心动,故居里还有一件她穿过的黑色丝质旗袍,而斜襟上插着一束麻纱娟头,手执檀香扇的旗袍女士正是上海女人的经典形象。这里的主人当得上民国最为优雅的女子,出身显赫,知书识礼,宠辱不惊,稳重自持,热心公益。

高锟与世界小学

“世界小学”这四个字是该校校友国家画院院士著名画家杨之光先生题的。而这座学校更为出名的一位校友是200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者高锟。不过1938年时的他,仅仅5岁。他后来在武康路上的上海世界学校(现世界小学)完成小学和初一。离开上海时没有人会预知,他后来会以这种方式扬名世界。



※南洋公学/交通大学:

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是中国唯一跨越三个世纪的现代大学校园,其前身为清代洋务派的主要人物盛宣怀创办的南洋公学,拥有众多的历史建筑,从清末到民国的诸多老房子和后来诸多以名人为名的现代楼房成为这所大学连续文脉和悠久历史的最好见证。

校园内的古建筑围绕大草坪周边布局,整体风格以折衷主义为主,也有不少中式元素,如明清宫殿式的东校门,新中院则为中西合璧的佳作。

正是桂花盛开的季节,秋日的午后校园有着微微的风,暖暖的阳,淡淡的香。

位于华山路上的东校门 ,明清宫殿式,1935年建。



古老的“南洋公学”碑刻



图书馆,哥特式建筑, 1919年建,现为“校友校史楼”——年逾百年的交大,校友荟萃,历史悠久,是需要有一个地方好好展示其丰厚的历史底蕴和文化内涵。



教学楼(中院)砖木结构,1898年建,是最早的建筑物,在当年,中院相当于中学部。





体育馆:钢筋混凝土结构,1925年建。



办公楼:钢筋混凝土结构,1933年建。“总办公厅”四字为胡汉民手书,最早也叫容闳堂,为纪念中国最早留美,最早主张引进西学的学者容闳而命名。





新上院:古典主义样式,1954年建。原址为上院,为南洋公学时期的大学部,1911年孙中山先生就任临时大总统前在此向学生发表重要演讲。



新上院内有南阳公学创办人盛宣怀像。这位清末洋务派人物被誉为“中国实业之父”和“中国商父”,创造了11项“中国第一”,包括创造第一所师范高等学堂南洋公学。而位于淮海中路1517号的盛宣怀住宅是上海保存最完好的花园洋房之一。



新中院:

建于1910年,外置西洋围廊,内有中式庭院,风格独特,为中西合璧之佳作。为早期的学生宿舍,2003年修缮完毕后为董浩云航运博物馆。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下午1:00—5:00





中式庭院



一楼为中国古代航运史陈列



二楼为董浩云生平陈列

董浩云是20世纪中国现代远洋航海事业的先驱,年幼时移居上海读书和创业,后至香港发展。其老宅位于上海陕西北路414号,离宋家老宅不远(宋耀如,宋氏家族的无冕之王)。

董浩云为世界七大船王之一,其创下的巨大家业由其子董建华和董建成兄弟继承。



第一宿舍:建于1930年,原名为执信西斋,为纪念国民革命先驱朱执信先生而命名。1932年淞沪抗战期间,宋庆龄、何香凝主持建立国民伤兵医院,曾借用此楼。



饮水思源碑:是1930级学友于1933年建立的,“饮水思源”是学校的校训,该碑已成为学校的标志。



正在修缮的包兆龙图书馆

建于1985年10月。由香港环球航运集团主席包玉刚捐款兴建,以其父包兆龙之名命名。同董浩云相似,包玉刚年幼时(13岁)即移居上海读书和创业,1949年至香港发展,开始其航运事业,也有着浓浓的上海情结。



钱学森图书馆

1934年,钱学森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是享誉世界的杰出科学家和中国航天事业的奠基人,该图书馆是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的钱学森纪念馆。



非常遗憾的是,我没有去探访邬达克设计的工程馆(建于1932年,钢筋混凝土结构,哥特复兴式),只能留待下次了,这座大型教学楼培养出了钱学森等卓越人才。事实上,今天交通大学徐汇校区的基本格局也与这位“上海风”的缔造者之一,建筑界的明星相关。南洋公学在1921年改为交通大学,1929年时任铁道部长和交通大学校长的孙科(孙中山的儿子)借政府加强高等教育投资的契机,委托邬达克对校园扩建工程进行整体规划,工程馆、执信西斋等新楼相继建成。

如若下次再造访上海,或许我会考虑沿着邬达克的足迹——再次好好领略独属于上海的海派风情。

已赞+1 已有0人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