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游记 >  > 文章详情

吴哥时光

第1天
2013-02-09

飞机在蓝天翱翔,舷窗外的团团白云在眼底下慢慢飘过;机舱里发动机的轰鸣声催人欲睡,迷迷糊糊之间,我的思绪也随之渐渐地飘远……柬埔寨,我此次旅行的目的地,就在前方。这个对我而言略显神秘的国度,将会是以怎样的面目迎接我这位不速之客的到来?是历经战乱之后浴火重生所发出的高棉微笑,还是在残垣断壁之中百废待兴所显示的重建生机?

金边

金边虽然是柬埔寨的首都,但街道普遍不宽,也很少有高楼,并且显得有些杂乱。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肤色的路人会不时地与你擦肩而过,可见这是一座国际化程度颇高的城市。街道两边的建筑大多属法式风格,昔日“东方小巴黎”的名号果然是有其缘由的;而那些色彩鲜艳,具有高棉传统特色的寺庙佛殿,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构成了这座中南半岛枢纽城市自身的重要标志。

金边

金边

沿着洞里萨河沿岸向前漫步,夕阳下的洞里萨河显得宁静安详。街边的空地有许多当地人席地而坐,悠闲自在;一些孩子在玩耍着简单的游戏,看上去很快乐。想想也是,其实快乐有时候也很简单,它与贫穷或富裕并无决定性的关系;这是个贫穷的国家,但这并不妨碍这里的人们同样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

金边

洞里萨河的夕阳渐渐西沉,太阳的最后一道余晖慢慢地被天际线吞噬,天色暗了下来,金边这座城市也随之被夜幕所笼罩。
街边的路灯亮了,一些建筑物的装饰灯光也开始散发出光芒。夜晚的金边少了些亚热带太阳下特有的燥热,微风吹过,带来些许难得的清凉;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纷纷聚集在闹市繁华区域,夜色中的金边,呈现出与白天不同的别样风情。

金边

洞里萨河沿岸地带,是金边夜生活最为丰富的地区。西索瓦河滨大道上灯红酒绿,霓虹闪烁。沿街的酒吧和餐厅一字排开,甚为密集;许多露天咖啡馆宾客满座,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这里,成了金边外国人最为集中的地区。贩卖果汁和特色小吃的小摊也出现在路边,招徕游客,整个场面显得热闹而繁杂。

金边

金边皇宫

紧依洞里萨河的王宫胜利门广场,则是当地人汇聚的场所。在这个贫穷的国度,人们并没有太多的娱乐可供选择,坐在广场闲聊或者吃着自带的零食,这对他们来说,也不失为一种消遣。至少从表面上看,他们大多都显得平和悠闲,脸上也没有太多饱受战乱之苦的沧桑。是呀,一个刚刚摆脱长期外战和内战之乱不久的国家和民族,这种难得的和平景象,应该尤使其感到弥足珍贵。实际上,对全世界的人民来说,对和平状态的生活又何尝不是同样的向往呢?

金边皇宫

FCC外国记者俱乐部

最为著名的是FCC(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咖啡厅,一座典型的法式建筑,曾经的外国特派员俱乐部。过去,来自西方国家的记者,在工作的空隙喜欢在这里聊天喝咖啡,慢慢地这里也就成了他们聚集的固定场所;现在,店内依然张挂着当年这些记者报道柬埔寨的老照片,店堂的布置还是保留着旧时的模样,整个环境弥漫着一股怀旧的气息。在FCC,可以一边眺望洞里萨河的景色,一边聆听乐队演奏的爵士乐,再来一杯Angkor beer,自是件很惬意的事。

FCC外国记者俱乐部

FCC外国记者俱乐部

在金边的夜晚,漫步在洞里萨河畔,你可以看到一种混杂的和谐。有灯红酒绿的浮华,也有破败肮脏的穷困,这就是现在的金边,真实的金边。

第2天
2013-02-10

金边没有太多值得一去的地方,而我一向对某些所谓的景点就不是特别的感冒,因此在金边短暂的逗留时间,我更多的是选择了随便走走。但即便是随逛,半径两公里之内也已经包含了金边王宫、国家博物馆、独立纪念碑和乌那隆寺等金边有名的景点。

独立纪念碑

独立纪念碑是为纪念1953年柬埔寨摆脱法国的殖民统治,获得主权独立而建的纪念性建筑。

独立纪念碑

金边皇宫

王宫是金边最著名的景点,也是代表性的建筑,几乎是游客到金边必去的地方。但由于西哈努克去世的原因,我去的时候王宫已关闭了好几个月,只有其中的银殿对外开放。这是些金色屋顶、黄白墙体的建筑,金碧辉煌,具有浓郁的东南亚民族特色。

金边皇宫

国家博物馆

国家博物馆,建于1913年,收藏着吴哥王朝的文物珍品。整座博物馆呈开放式布局,红色的高棉风格建筑外观引人注目。

国家博物馆

国家博物馆

乌那隆寺

乌那隆寺,是金边最大的寺院,里边有金边最大的佛塔。

乌那隆寺

暹粒

去柬埔寨之前,我对暹粒可以说是一无所知,甚至有段时间还把它误认为是泰国的一座城市;只是在做行前准备功课中,关于暹粒的概念,才渐渐地在我的头脑里清晰起来。
暹粒是一座典型的旅游城市,在这座城市的街头,目光所及的大多是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肤色的游客。作为通往吴哥窟的必由之地,暹粒成了游客的聚散地,人们来到这里,几乎都是为了一个目标——吴哥窟。可以说,因为有吴哥窟,才造就了暹粒这座城市。

暹粒

暹粒

暹粒

第3天
2013-02-11
吴哥窟

难忘的吴哥日出,静谧又壮观的场景迄今还在我的眼前浮现。看着天空慢慢变亮变红,吴哥寺古建筑的轮廓剪影渐渐地清晰起来,与在池塘里的倒影浑然一体,构成了一幅美妙的画卷。我静静地站在那里,身边的喧嚣也似乎变得悄无声息,此时此刻,能够感受到的只是人类建筑与大自然的相融相合。我想,这样的日出胜景,一定会长久地留在我的记忆之中,难以磨灭。

吴哥窟

吴哥窟

吴哥窟

通王城

护城河环绕的吴哥城,是吴哥王朝鼎盛时期的首都,也是12世纪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之一。高高的南门顶上是面向四方的微笑佛像,护城河桥两侧栏杆是反映阿修罗和天神搅拌乳海神话故事的雕像,斑驳风蚀的雕像似乎在提醒每一位到访的游客,这里曾经记录了一个民族千年兴衰的厚重历史。

通王城

巴戎寺

当我站在巴戎寺仰望著名的“高棉微笑”的时候,时光仿佛在那一刻被凝固了。
斑驳的石刻,开裂的石缝,历经风雨洗礼饱受沧桑的雕像写满了时光和历史的印记,它们来自那么久远的年代,但每一张笑脸依然是那样的传神,那样的清晰。千百年来,它们面带微笑,俯视着芸芸众生,看遍天下的纷纷扰扰:有高棉鼎盛的繁华,也有战乱过后的衰败;有红色高棉的恐怖屠戮,也有走向和平的复苏生机……而慈眉善目的微笑,自是岿然不动,静默不语。
在它们神秘的微笑之中,我们或许可以读出,世上的一切纷争不过皆是浮云,随心、随缘、随性,才可谓是对人世的一种领悟。

巴戎寺

巴戎寺

巴戎寺

巴戎寺

巴普昂寺

走在长长的空中参道,眼前就是巴方寺。这是座金字塔式寺庙,虽然坍塌严重还在修复之中,但依然可以看出其恢宏的气势。
沿着陡峭的台阶攀爬至巴方寺的顶端,是至高无上的须弥山,橘红色的石块在吴哥灰黑的建筑群中显得特别的醒目耀眼,整个庙宇已经坍塌不见其形,但在这里我们可以触摸到的每一块石头,其实都是在触摸着一段历史和它所历经的沧桑。

巴普昂寺

巴普昂寺

空中宫殿

外形酷似玛雅金字塔,3层的红土建筑,是传说中那迦神居住的宫殿。空中宫殿损坏厉害,游客到此很少,在茂密的森林里显得孤寂又冷落。

空中宫殿

战象台阶

高棉国王的露天平台,是阇耶拔摩七世为了检阅军队所建的阅兵平台。台下三根卷着荷花的象鼻雕塑是其标志雕塑。
坐在战象台的台阶上,凝望前方宽阔的空地,可以想见在数百年前,高棉国王检阅军队的宏大场景,战士的呐喊,象群的怒吼仿佛就在耳畔回响;而现如今,能够看到的却只是空旷草地上三三两两的游客,时光的变迁,真叫人唏嘘不已。

战象台阶

战象台阶

十二塔庙

位于斗象台的对面,据说是斗象台举行阅兵仪式时高官的坐席。如今,在这块空旷的草地上孤独矗立的十二生肖塔,仿佛是在验证曾经在这里发生过的宏大阅兵场面。

十二塔庙

十二塔庙

对我而言,由于对高棉历史的严重缺乏和对宗教条理的苍白无知,使得我难以对眼前遗址古迹能够有一个深刻清晰的理解;但无论如何,这些宏大壮观的建筑和废墟,还是可以使我想象得出千年前吴哥王朝的庞大和繁荣,因而在面对这里的每一处庙宇、每一座雕像的时候,我依然会油然而生深深的震撼和敬畏之感。

十二塔庙

周萨神庙

周萨神庙寺庙不大,结构紧凑,数量众多的浮雕精美细致。也许这座神庙是由中国援助修复的关系,给人的感觉会特别亲切一些。

周萨神庙

周萨神庙

周萨神庙

托玛农神庙

与周萨神庙隔着胜利门遥相呼应,风格也类似。基本结构与吴哥寺相同,小巧精致,犹如一座缩小版的吴哥寺。这里的石头颜色由于岁月的洗礼,显得古朴沧桑,富有古韵。

托玛农神庙

托玛农神庙

茶胶寺

这是一座未完成的建筑工程,因而也没有精致的雕刻和装饰。但我们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出其金字塔结构的建筑形态,三层平台上的五座莲花塔高高耸立,与精雕细刻的其它吴哥古迹不同,它显得简洁古朴。建筑回廊上保留完好的窗户造型给人印象深刻。

茶胶寺

塔普伦寺

塔布隆寺是阇耶跋摩七世为其母亲所建的寺庙,也是吴哥建筑群中最大的庙宇之一。
按照蒋勋老师在《吴哥窟之美》里对吴哥建筑的划分,真腊王国从罗洛士开始建国,100年后迁都巴肯山,吴哥寺属鼎盛时期,巴戎寺为领悟时期,而塔布隆寺则是幻灭时期的代表作之一。

塔普伦寺

塔普伦寺

塔布隆寺是一座充满魅力的古迹,弥漫着神秘的气息。在去吴哥之前,我一直对其心存向往,是因为《古墓丽影》和《花样年华》的场景?还是因为建筑与树木的渗透缠绵、生死与共?我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我只知道,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吸引着我走到这里。

塔普伦寺

古树和建筑的交缠是这里的独特风景,盘根错节的巨大树根与寺庙石墙相互缠绕渗透、蔓延角力,蜿蜒的树根巨蟒般地在石墙中扩张前行,紧紧地攀附在庙墙之上。树木是生命,石墙是永恒,两种顽强力量的抗衡拉扯、相存相依情景,无不使人感受到自然与人文的完美结合。此时此刻,除了能够怀着敬畏之心默默凝视外,我没有办法再用什么言辞来描述这奇妙的景物。

塔普伦寺

塔普伦寺

阳光映照在树上,在古寺的围墙上留下斑驳的光影,废墟中不断有新的生命在生长。时光依然在流逝,也许再过些年,大树会把石墙崩塌,树根将把塔门尘封;但是,这段曾经存在的历史和奇观,必将永久地留存在每一个到访者的心中。

塔普伦寺

巴肯山

不知不觉中已到傍晚时分,我沿着蜿蜒的山间小路朝巴肯山前行。巴肯山的日落,永远都是游客们趋之若鹜的不二之选。

巴肯山

站在巴肯山上向远处眺望,眼前是广阔的高棉大地。地平线上夕阳在慢慢西沉,余晖给整个大地披上了金色的外衣,晚霞衬托下的巴肯寺剪影,与熔金的落日构筑出了一道绚丽的风景。

巴肯山

巴肯山

暹粒老市场

在暹粒的日子,我每天都在吴哥遗址废墟中穿梭,感受千年文明所带来的震撼;晚上则回到市区,体味现今暹粒夜的热闹和繁华。

暹粒老市场

暹粒老市场

华灯初上,夜慢慢地张开,耀眼的霓虹充斥在暹粒夜的街道,从Central Market到Old Market之间的中心区域变得熙熙攘攘起来,形形色色的游客一洗白天遗址带来的风尘,从四面八方涌到了这里。大家或在各具风情的餐馆饕餮,或在灯光暧昧的酒吧小酌,各得其所。暹粒,这座因吴哥而让全世界趋之若鹜的小城,而今成了旅行者休闲的天堂。

暹粒老市场

暹粒老市场

暹粒老市场

第4天
2013-02-12
暹粒

曾经的殖民岁月,为暹粒这座城市留下了难以抹去的历史痕迹。造型各异的法式建筑被涂上了鲜艳的颜色,装饰又是鲜明的高棉风格,这种融西方格调和东南亚风情融为一体的建筑,在暹粒比比皆是,成为最为鲜明的城市印记。在暹粒,布置精致的餐厅酒吧鳞次栉比,高棉菜、泰国菜、中国菜、日本菜等等一应俱全,还有烧烤、火锅和咖啡,总有一款能够适合你的口味。街道上,随便遇见的TukTuk或者摩的司机,几乎都会讲英语,甚至可以用中文进行简单的交流;多国文字的招牌,美元标价的货品,种种现象表明,暹粒的国际化丝毫不亚于一些国家的大都市。

暹粒

暹粒

暹粒

豆蔻寺

 一个很小的平地式寺庙,其名称来自寺内的一颗豆蔻树。五座砖塔一字排开,但损坏也已非常严重。和其他寺庙塔台不同的是,豆蔻寺的塔台是用红砖砌成,主塔内壁上描绘印度神话的浮雕是其主要特色。
豆蔻寺很安静,团队旅游的人通常不会到此游览,只有五座塔台在那里默默地矗立着;也正因如此,凸显出一份难得的静谧。我喜欢这样的环境。

豆蔻寺

豆蔻寺

斑黛喀蒂

班黛喀蒂位于皇家浴池的对面,整体结构与巴戎寺相似。与豆蔻寺一样,这里游客不多,也很寂静。在阳光尚不热烈的清晨,在寺庙的断壁回廊间徜徉徘徊,凝视着残缺的浮雕,享受这份属于自己的宁静时光,还有什么能比这种情景更能使人到惬意呢?

斑黛喀蒂

斑黛喀蒂

斑黛喀蒂

斑黛喀蒂

斑黛喀蒂

比粒寺

比粒寺是用来举行国王火葬仪式的庙宇,又称变身塔。它的建筑风格粗犷大气,整座寺庙规划对称有序,金字塔山的形态,四面门楼的布局,可说是完整体现了吴哥经典建筑的基本要素。

比粒寺

比粒寺

比粒寺

比粒寺

比粒寺

塔逊寺

一座损坏严重的寺庙,许多雕刻都还未能修复而散落在地,石雕上爬满了青苔。众多阿普莎拉的雕刻是这里的特色。

塔逊寺

塔逊寺

塔逊寺

圣剑寺

阇耶跋摩七世为其父亲所建的寺庙。如果我们说塔布隆寺为母庙的话,那么圣剑寺便可称是父庙了。
圣剑寺规模十分宏大,整修后基本保留了古朴的风貌。圣剑寺的名称中包含着神圣之剑的意思,寺庙里一座在吴哥独一无二、颇具古希腊风格的两层多柱建筑,据说就是存放圣剑的地方。千年前,国王就是从这里取出圣剑,开始浩浩荡荡开疆辟土的远征,遥想那时的壮大情景,该是多么的豪气冲天。

圣剑寺

圣剑寺

圣剑寺

置身在吴哥这片神秘的土地,面对如此众多的遗址古迹,我恍然间有种时空穿越的错觉,仿佛来到了高棉王国的鼎盛时期。这些千百年前用石头垒成的宏大建筑,默默地向人们展示着高棉民族曾经的伟大和强盛。而今蓦然回首,宏大的建筑几成壮丽的废墟,但其不朽的魅力,依然吸引着我一步一步地迈入千年吴哥的这块圣地。

吴哥窟

吴哥寺又称小吴哥,是高棉艺术鼎盛时期的代表建筑,与中国长城、印尼婆罗浮屠、印度桑吉大塔并称为东方四大奇迹。

吴哥窟

吴哥窟

柬埔寨把吴哥寺的形象放进国旗是道理的,想想现在的柬埔寨,除了吴哥寺,还有什么更能代表柬埔寨呢?

吴哥窟

吴哥窟

吴哥寺的建筑布局对称工整,装饰浮雕丰富多彩。走近吴哥寺,便犹如走进了一个浮雕艺术的世界。长廊的墙壁、廊柱、窗楣、基石、栏杆,都是精美的浮雕,令人目不暇接。无论是《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的传说故事,还是端庄秀丽多姿多态的阿普莎拉,都叫人叹为观止。

吴哥窟

吴哥窟

吴哥窟

吴哥窟

吴哥窟

吴哥窟

吴哥窟

我在这座庞大的建筑里盘桓,精妙绝伦的建筑工艺使人流连。难以想象千百年前的那些工匠是如何把这些巨大的石头一块一块地垒上去的,这该是一座多么伟大的建筑啊,而这种伟大也只有身临其境才能真正有所体会。这是一个奇迹,在我们的旅途中,可以错过一些景色,但一定不能错过吴哥寺。

吴哥窟

吴哥窟

吴哥窟

吴哥窟

落日余晖中,我恋恋不舍地走下台阶。夕阳的光辉把吴哥寺笼罩,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这千年遗留下来的古迹,几经沧桑的洗礼依然如故,日复一日地迎接全世界游客的膜拜,感受这份来自岁月的印记。

吴哥窟

吴哥窟

暹粒老市场

夜的暹粒,霓虹闪烁,灯红酒绿,喧哗嘈杂。艳丽浓重的色彩,震耳欲聋的音乐,无时不在冲击着你的感觉器官,呈现的是与这个贫穷国家并不匹配的繁荣。在这个属于夜的城市,所谓的越夜越美丽便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暹粒老市场

暹粒老市场

暹粒老市场

第5天
2013-02-13
女王宫

女王宫是吴哥古迹中风格最独特和最精致的建筑之一,以艳丽的色彩和精美的浮雕著称于世,享有“吴哥艺术之钻”的美誉。

女王宫

女王宫

女王宫

女王宫的特别之处是它的整个建筑是使用红色砂岩建造,其建筑的墙壁、门楣和立柱等等几乎全被浮雕所覆盖,这些浮雕流畅细腻,造型繁复圆润,线条纤巧柔美。这些精美的雕刻,被公认为是吴哥遗迹中最出色的作品。

女王宫

女王宫

女王宫

女王宫

崩密列

这里远离暹粒市区,这里依然是废墟一片,这片密集丛林中的遗址,至今还保持着最初被发现时的模样,这就是崩密列。 
从女王宫出来,在尘土飞扬颠簸不平的道路上行驶2小时后,车子终于在一段小道前面停了下来。我知道,这段两边刻有残缺不全搅拌乳海雕像的小道尽头,就是崩密列。

崩密列

崩密列

透过茂密的枝叶,阳光在这片废墟上洒下斑驳的光影;无数的藤蔓缠着石块,巨大的树根嵌入缝隙。这座古老而庞大的建筑,在经历一次次的风雨洗礼之后,最终与丛林融合为一体。地上无序散落的每一块石头,应该都是当时这座宏大建筑的基石或立柱,都有着曾经辉煌的过去,现如今,成了人们凭吊那段过往历史的见证物。即便如此,在这些残存的石块上,我们依然可以看到许多精美的雕刻。

崩密列

这是一座被公认为吴哥遗迹中最精美的那迦雕像,雕刻非常精致并且保存完好,连那迦口中的一颗颗牙齿至今都清晰可见。

崩密列

吴哥窟

一条宽阔的护城河把吴哥寺四面围住,建在护城河上的引道把吴哥寺和外围连接了起来。走在长长的引道上,前方的吴哥寺随着距离的变化呈现出不同的视觉效果,按照蒋勋教授的说法,这是给每一个到访者对即将出现的吴哥寺以更多的想象和期待的空间。

吴哥窟

吴哥窟

吴哥窟

悠悠时光,匆匆流逝,吴哥的建筑一直默默地矗立在高棉的大地上,它见证了一个王朝的兴盛和衰落;而这些建筑,也随着王朝的没落,被岁月湮没在那浓密的丛林之中。一座古老的建筑,就是一段历史。现如今,这些重见天日的古迹遗址,成为我们了解那段兴衰史的最好注解。

吴哥窟

吴哥窟

阿普莎拉剧场

在暹粒,去领略一下阿普莎拉舞蹈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那些在废墟遗址中看到的阿普莎拉雕刻,此刻变成了缓慢优柔的动态形象在你的眼前翩翩起舞。 

阿普莎拉剧场

阿普莎拉剧场

吴哥的孩子

在吴哥的日子是短暂的,吴哥的建筑遗址留给我的印象却是难忘的。除此之外,令我难忘的还有就是吴哥的孩子。
在吴哥,不时地会看到许多的孩子,他们或在景区兜售廉价的纪念品,或在难辨方向的废墟中为游客做引导,一些更小的孩子则是直接讨要零钱或糖果。看这些孩子大部分应该正是在学校读书的年纪,但现实却使他们过早地扛上了为家庭生计分忧的担子。
他们赤脚站在路旁,瘦小的身躯看上去是那样的弱不禁风,凌乱的头发下是一张张略显胆怯的脸庞。面对过往的游客,他们或叫卖着纪念品,或拉扯着游客讨要零钱。难以忘记的是这些孩子的眼神,因瘦弱而显大的眼睛,就那么直勾勾地凝视着你,眼里闪烁着的是一种迷茫和期盼,叫人不忍拒绝。

吴哥的孩子

吴哥的孩子

我把镜头对准这些孩子,他们显然已经非常习惯这样的场景,马上摆出配合的POSE,童真中却不乏世故和老练,这不禁使我心中有些隐隐作痛,我甚至不知道这时候该不该按下手中的快门。可以理解,络绎不绝的游客就是他们的生计来源,他们要迎合游客,以便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但这是一种交易,某些事情一旦与交易牵涉,也就失去了原来的那份美好。
这不怪他们,毕竟他们还是孩子,一些成人世界的东西本就不该由他们来承担。可当我直面他们的眼神的时候,我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觉,是同情,还是厌恶;是怜悯,还是伤感?

吴哥的孩子

吴哥的孩子

吴哥的孩子

吴哥的孩子

第6天
2013-02-14
暹粒

暹粒的市区不大,所谓的市中心更是集中在很小的区域,无需其他的交通工具,就凭徒步行走,大半天的时间就足以逛遍。
白天的暹粒,大部分的游客都奔向吴哥窟而去了,只剩下寥寥的游人,城市显得空旷而清静。这种环境里,游走的心境自然也就多了一份悠然和随性。

暹粒

暹粒

暹粒

暹粒

暹粒,是一座简单的小城,虽然有些简陋,但能使人感到安逸,能让躁动的心宁静下来。

暹粒

暹粒

暹粒

暹粒

暹粒

吴哥国际机场

吴哥国际机场

从吴哥回来后,不止一个人问过我:那里好玩吗?每当朋友问及这个问题,我难以做出明确的回答,因为每个人对同一个的地方会有不一样的感受,这只能是靠自己的眼睛、靠自己的观察去感受。吴哥,这座被誉为世界第七奇迹的古迹,它那匪夷所思的建筑艺术和庞大宏伟的王朝遗迹,这座曾经鼎盛辉煌而后湮没在热带丛林、最终又传奇般重见天日的高棉王国,因时光的沧桑,因建筑的宏大,因雕刻的精致,因虔诚的信仰,无一不吸引着全世界的游客纷至沓来。你说,这样的地方,在人的一生中难道不值得去一次吗?

已赞+1 已有0人赞过
上一篇 南麓 深秋 ,吹过山间清风【我与将军徒步穿越秦岭】 下一篇 炎炎夏日何处去,一路欢歌向胶东。